返回首頁   歡迎光臨匯成世紀官網 關注微信公眾號

打開微信掃一掃

|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400-167-5899
目前外派服務人員多達110008人   | 立即咨詢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詳情內容

服務熱線:
400-167-5899

服務郵箱:
qdhzlw@126.com

發生工傷事故后,用人單位是否可以主動提起否認勞動關系之訴?

發表時間: 2023/3/17
確認勞動關系之訴是勞動爭議中常見的訴訟,通常發生于未簽訂勞動合同的員工發生工傷事故時,為認定工傷而提出的仲裁/訴訟。但與之相反,發生“工傷事故”后,用人單位是否可以主動提出否認勞動關系的仲裁/訴訟呢?
  
  《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二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發生的下列勞動爭議,適用本法:(一)因確認勞動關系發生的爭議。從字面理解,“因確認勞動關系發生的爭議”包括確認存在勞動關系的爭議,也應包括確認不存在勞動關系的爭議。但是,消極確認之訴(即否認某種法律關系存在的訴訟)是一種特殊的訴訟,若對其不加限制容易引發濫訴情況的產生。為了避免當事人濫用訴權浪費司法資源,法院對于消極確認之訴的受理必須衡量當事人是否有“訴的利益”,簡單來講就是訴訟是否有必要。
  
  舉例而言,民事訴訟中有“否認親子關系之訴”,通常發生在家庭成員之間,即父親認為子女并非親生,為阻斷法定的撫養義務,可以提起此種消極確認之訴。但如若筆者出于好玩,向筆者的同事提出否認親子關系之訴,事實上這種訴訟并不影響筆者的實際權益,是一種浪費司法資源的行為,法院就應當不予受理。
  
  那么,用人單位在“員工”發生“工傷”時提出否認勞動關系之訴,是否有訴的利益呢?我們近期就接到這樣一則咨詢:
  
  相關咨詢案件
  
  咨詢者是一家家政服務公司。據咨詢者陳訴,2021年時客戶在該公司的平臺中尋找家政阿姨,該公司介紹了家政服務人員張某前往客戶家中工作,客戶、張某與該公司簽訂了三方服務協議,該協議中公司為居間方。后張某在客戶家中受傷,并向工傷認定部門申請的工傷認定。工傷認定部門根據張某的申請出具了《工傷認定書》,而公司因為對相關法律規定不了解并未在法定期限內對《工傷認定書》提出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后張某被鑒定為工傷九級傷殘,F張某申請勞動仲裁,要求公司支付一次性傷殘醫療補助金等工傷保險待遇。
  
  首先應當說,該公司人事管理存在重大問題,未在法定期限內對《工傷認定書》未提出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是致命的。正常來講在目前階段已無救濟途徑,勞動仲裁部門必然會按照工傷認定和鑒定的結果判決公司承擔工傷責任。但是,在這種情況下,用人單位是否可以提出否認勞動關系之訴呢?畢竟工傷責任的前提是基于用人單位與員工的勞動關系,如果仲裁或法院確定雙方不存在勞動關系,那對于工傷責任糾紛的案件屬于釜底抽薪,在此情況下勞動關系是否存在顯然會對用人單位的實際利益產生影響。
  
  對此,我們檢索了相關案例。我們發現在司法實踐中,對這個問題的認識也并不統一。在我們檢索的案例中,就存在觀點截然不同的案例。
  
  1
  
  相關案例
  
  INTRODUCE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裁判的【(2021)滬01民終5080號】一案,該案用人單位提出否認勞動關系之訴是在工傷認定程序進行過程之中。上海一中院觀點認為:“在勞動者未提起任何勞動爭議訴訟的情況下,用人單位提出確認與勞動者不存在勞動關系的訴訟請求屬于消極的確認之訴,需考察其訴請是否蘊含訴的利益以及迫切性與必需性。本案中,王某的工傷認定申請已被社保部門受理但尚未作出最終認定,而當事人是否存在勞動關系又是社保部門作出相關認定的必要審查內容。公司的訴訟請求亦不涉及權利義務的變更,不具備訴的利益,不符合消極確認之訴的受理標準,故不屬于法院受理范圍!
  
  2
  
  相關案例
  
  INTRODUCE
  
  福建省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判的【(2020)閩06民終3059號】一案,該案用人單位提出否認勞動關系之訴是在工傷認定部門作出《工傷認定書》之后,該公司在提出行政訴訟要求撤銷《工傷認定書》的同時又提出否認勞動關系之訴。
  
  該案一審法院審理后認為該案不屬于民事訴訟的范圍(即采取案例一中上海一中院的觀點),裁定駁回起訴。但該案二審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勞動行政部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是否具有勞動關系確認權請示的答復》中規定:勞動行政部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具有認定受到傷害的職工與企業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系的職權。但現行法律法規并未規定勞動行政部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對勞動關系的認定是終局認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二條第一項、第五十條規定,當事人對是否存在勞動關系發生爭議的,應當有權依法通過勞動爭議仲裁、訴訟的途徑解決。原審以本案黃某與公司是否存在勞動關系的事實,已經通過有權確認的部門即詔安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根據相關依據作出的《工傷認定決定書》當中予以確認為由,認定本案不屬于民事訴訟審理范圍,屬適用法律不當,依法應予以糾正!
  
  在我們詳細分析了不同法院的裁判后,我們認為司法實踐中對這一問題存在巨大分歧,不僅在于對“訴的利益”的理解,關鍵問題還在于如果一旦受理這樣的糾紛,就可能存在法院判決書和行政部門作出的工傷認定書對同一法律事實認定沖突的問題,可能引發司法權和行政權的沖突和對抗。
  
  回到前述我們收到的咨詢,與前述兩案不同,本案中行政部門作出的《工傷認定書》已超過法定的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期限,從法律程序上來說法院也無法通過行政訴訟的程序撤銷。在此情況下,如果法院受理用人單位的否認勞動關系之訴,則更有可能引發司法和行政認定的沖突。故而我們判斷這種情形下用人單位提出否認勞動關系之訴,法院受理的可能性將會很小。
  
  因此,我們需提醒用人單位,應當對公司人事管理中涉及的法律問題有基本的認識,在員工工傷的問題上如對勞動關系是否存在有異議,應當在工傷認定的環節及時提出,及時進行權利救濟,以免自身權益受到損害。
作者: admin 來源: 青島勞務公司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现拍